主题: 3277 帖, 帖子: 8337 帖, 会员总数: 215824
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歸厚錄(二)

日有中昃。月有盈虧。地有衰旺。家有廢興。天道之常。物無遁情。朝而鼎食。暮而瓦烹。運危忽敗。智者先明。朝哭於巷。夕歌於庭。運逢驟起。愚者每驚。其運 為何。九宮之次。上元一統。黑碧佐治。中元四統。五六鼎峙。下元七統。八九迭制。中元正運。元外餘氣。餘氣既竭。王公輿隸。地力孰厚。星曜堅強。康衢奮 步。險道可航。地力偏薄。星曜洄逐。福應不全。禍來最速。一衰一旺。休咎相待兩衰一旺。旺不能載。兩旺一衰。衰亦何害。下士失時。河清難待。上士乘時。親 師救敗。移易陰陽。更張莫懈。細察星方。以防其潰。

冷謙曰。此章言天道無百全之數。故有陽九百六之災。雖至美之地。不能有旺無衰。雖至德之家。不能有興無廢。禍福倚伏。蓋不得而逃者。此全依乎三元之運。運 旺則寒門驟發。運衰則久貴忽傾。但見其止此一墳。止此一宅。而前後之不侔如此。庸愚不知。反以地理之不足信。豈知墳宅不更。而元運自轉。陰陽之道。間不容 法。惟智者乃能先覺耳。元運者。上元甲子。一白坎為統龍。二黑坤三碧震輔之。共主六十年。坎先管二十年。甲申入坤。甲辰入震。各管二十年。然雖有未來過去 發福。先後輕重之不同。在一元之中。則皆得乘旺氣。中元甲子四綠巽為統龍。八白艮九紫離輔之。主治亦如上元。歷驗已往之地。上元三龍在中元。未嘗不發。蓋 中元即上元之餘氣也。嘗聞吾師云。坎離為天地之中氣。即先天之乾坤。陰陽互根之地。三元不敗者。恒多震兌為春秋平候。即先天之坎離。日為日月之門戶。坎離 而外之為最焉。至於乾巽坤艮。則又次於震兌者也。四正四隅。雖有優劣之殊。尤當以龍力驗之。若龍力薄。雖四正不可言美。若龍力厚。雖四隅仍可大發。龍運亦 然。若地力厚而星卦純。雖八敗運止於不發。尚可自保。地力薄而星卦雜。雖入旺運。縱發亦多顛蹶。五福不全。且有一墳一宅之家。切勿牽制。且室墳墓不一。右 當參觀。若有兩地。一衰一旺。互相抵當。能享平福。又當審其地力大小。以洪勝負。一衰不敵二旺。則旺龍為福。一旺不敵二衰。則衰能為禍。余嘗見處。衰宅而 發者。見其有佳墓。亦有葬衰墓而發者。見其有佳宅。或遠祖墓正得氣。而新葬之災禍未彰。或新遷美而不發。必舊墳之凶殺未除。要之上吉。始能敵小凶。而祖福 更切於高曾矣。作者求失時之大地不如得及時之小地。人壽幾何。其夫衰入旺。身與家已同盡矣。故吾師嘗教人開塞。以求本元之盛。真良工苦心也。但須斟酌星卦 之合否。而後從事。慎勿妄動。自致潰敗也。


附辨中元餘氣。 愚謂中元之數。參三才而兩地。幹雜元運。天元氣主一二三。人元氣主四五六。地元氣主七八九。天元一則生於坎。數主造。右旋至二而主坤。又右
旋至三而主震。自一至二。中間乾兌。二至三。中間離巽。皆分給人地兩元之位也。自震三上升至四而主巽。為人元。此天元之外餘氣也。而五則交於中矣。地元九
則終於離。數主退。右旋至八而主艮。又右旋至七而主兌。自九至八。中間巽震。八至七。中間坎乾。皆分給天人兩元之位也。自兌七下降至六而主乾。為人元。此
地元之外餘氣也。而五則交於中矣。其間一進一退。如筮數老陽之數。九九退而生少陽。六老陰之數。六六進而生少陰之數。八皆陰陽進退而相生也。九宮雖分三
元。實則天元一氣主之。蓋天元之數退。其氣應在對宮。為地元。如天元餘氣六。其氣應在對宮。則為地元餘氣。六四退而至三。其氣應在對宮地元七。三退而至
二。其氣應在對宮。地元八。二退而至一。其氣應在對宮地元九。九終而復於一矣。其數對位。相舍而成。十中五者。又皆以御元氣之往來。此天地之數。陰陽之
理。元運之氣。進退消長。彼往此來。互為生死。古今禪代推移。周而復始者也。按註。陽九百六之災。本西漢志。志記四千六百一十七年為歷元。初人元百有六
年。謂之百六之會。四百八十年謂之陽九之會。陽九百六。皆災歲也。


來情章

卦運真機。問厥來情來情枝幹。以類五行。幹水來去。注目易分。枝水有止。來去難明。枝之入口。吐納滋生。執此言來。其來有經。穴若乘之。脈氣可憑。若為指 去。倒置不寧。幹水來離。坎龍欣入。幹水來震。兌脈不失。八卦之門各歸大室。枝之來位依此為例。循其曲折。視其斜直。度其修短。溯其移易。一氣兼氣。因方 定質。分元辨位。應時效績。幹水去地。亦有還氣。還氣注蔭。與來不異。枝水中停。其旋立至。候止候還。審來審去。入妙通微。始全卦義。

冷謙曰。前二篇既言審卦定運。地脈衰旺。興廢之道。幾乎盡矣。不知運之剋應。在乎卦真。而卦之真偽。在乎來情。來情者。水之來去也。水之來去。即地脈之來 去。故卦運非此莫真。而論脈理者。所首重也。立穴所乘之局氣。不敵所乘水路之來氣。知來氣之作用。則局氣又不足言矣。前局氣章內。尚未言及來情。故又特舉 而明之。蓋幹水有幹水之來去。枝水有枝水之來去。幹水之來去易知。而枝水之來去難知。今人但知水流來之方為來。流去之方為去。以此概論枝幹則繆矣。流來為 來。流去為去。通行幹水則然。若夫洪漊停止。不通之枝水。則反以止處望出口為來。出口望止處為去。蓋水之行脈。與山無二。山以水之落處為來。以枝之盡處為 止。水自江河溪澗流出小枝。則以流出之口為來。水之盡處為止。故枝水葬於盡處。世人以為源頭水尾。有出無入。有去無來之地。而不知有入無出。有來無去。真 氣止息知地。所以發福最易。而歷年亦久也。凡幹水路。來自坎方。即為離龍。來自離方。即為坎龍。八卦皆如此論。又如離上一曲折。即為一節坎。龍有二曲折。 即為二節坎龍也。視其斜直者。如從離方來。直至離方止。則為真坎氣。若從離方直來。又斜過左邊。向艮方直止。即為坎龍發足。坤龍入首。斜過右邊。向乾方直 止。即為坎龍發足。巽龍入首。度其修短者。離路水長。坤路水短。即為坎氣長艮氣短。若離路水短坤路水長。又為坎氣短艮氣長。溯其移易者。有從坤方入口。又 行至巽方一轉。而後結穴。又為外內乾。有從坤方入口。行至巽方一轉。又行至艮方一轉。而後結穴。則為內坤外乾艮也。如此變局實不一端。枝水脈氣與此同推。 故地有一氣者。有兼二氣者。有兼三四氣。以其水行方位。定龍之形質。以此分上中下三元。龍位。應時取效。永無差忒。幹水結氣。立穴之後。必有去水。此去水 流去。必有還氣。如水從巽方來又從坤方去。向南立穴。則為左艮左乾。如從巽方來又從乾方去。向巽立穴。則為前乾後巽。如從巽方來又從兌方去。向南立穴。則 為右震右乾。一元位上來去。一元大發。兩元位上來去。兩元興旺。分應歷歷不爽。枝水不葬盡處。葬於中間。則到底一節。亦同去水。亦同還氣論。如坤水曲折而 去。至艮方而止。就中停立穴。作為巽向。是為左艮右坤之局也。蓋穴迎來水為氣之止。迎去水為氣之還。審其來即知氣止。審其去即知氣還。夫論脈氣止還之法。 必須精詳。變化入妙通微。而後八卦之義。辨別無遺。而三元衰旺之分。絲毫悉照也。下穴乘氣。又當權賓主強弱。以為酌用
巨浸章

一有一方。汪洋巨浸。雖曰癡龍。豈無積潤。湖蕩池沼。於子弗論。縱不生枝。亦有氣蔭。溯其根苗。實從元運。裁穴之法。亦有真機。若穴池沼。方矩圓規。氣秉 其橫。中正等夷。大湖大蕩。中氣推移。測生測死。目在巧微。變化之妙。枝幹同式。眾水浩浩。一隅可翕。眾水奔騰。一隅曲入。一翕一入。眾水駐跡。水聚沙 洄。渟渟滴滴。不散不漫。真氣已蟄。乘元蔭後。釀福飆疾。此是真息。興枝為匹。若無真息。穴坐其圓。依借外勢。望之淵淵。形與眾殊。彼媿我妍。日引月長。 福則待年。三吳江楚。大澤連綿。世家墓宅。亦產英賢。驪黃之外。用綴斯篇。

冷謙曰。水性主動。枝幹流行固是活龍。亦有湖蕩池沼之穴。在枝幹之外別為一種。又無可以息漏二道論胎元。亦豈容以癡龍論之。斷其不發秀也。此等地土雖不生 枝亦蓄真氣。祇要元運合時亦發科第。但立穴之法自有真機。不得從散漫處溷下穴耳。湖沼與湖蕩又是兩等。不同一法。池找顯而易下。湖蕩顯而難遷。池沼只要方 圓成象平正不欹。便可取裁。但宜於橫處受穴。不可從直頭立局。如一方池。橫看則為土象。直看偏為木象也。圓池亦須微微橫闊。乃為金星開口。太圓則四周無受 穴處。便是頑金。從何處下手。凡池沼下穴。須就正中察氣。左右相等平正端麗。而後脈氣涵蓄。若立局偏斜或邊輕邊重。穴中即無真氣不能發福。大湖大蕩葬法又 宜精密。蓋其勢散漫雖居中正。猶難聚氣須棄死就生。亦從枝幹之理。雖與江河溪澗之枝幹形象迥別。而變話之道則一。如外蕩闊大。而有一隅內蓄小蕩。則與翕水 入口相似。又如外蕩直奔。而有一隅稍稍曲入。其間即有外角關闌外來。眾水於此駐足。是即大蕩為幹。小蕩為枝。大蕩為漏道。小蕩為息道。即是龍胎。乃為貴 地。若得元運又有後蔭。葬下立發。湖蕩豈緩局哉。又有一種。既無內蓄小蕩又無曲水入口。而坐於土圩環處。形如滿月亦是吉象。更借外沙翼衛。望其大蕩之水。 對穴淵停雖屬通流。因有外沙故不消散。且其立局之水端嚴秀麗。迥與他處不同。移步換形分別妍媿。則眾地皆賤一穴獨貴。但其脈氣不聚難求速效。須日積月累穴 中久久氣足。而后始應。三吳江楚此等地局。發者甚多。下此等穴。乃於牝牡驪黃之外。別有巧悟。特發明此篇。俾學者深知妙用。不得概以癡龍惑之也。

原隰章

水龍之地與山相貿。山之生氣鍾於高阜。水之生氣鍾於卑受。卑受之氣不離左右。卑受之氣不離前後。何謂明堂。堂前地高。高而漸高代產英豪。如或傾洩貧窮逋 逃。穴後地低。如憑黼衣。低而漸低。葉葉不摧。如何隆起絕世無兒。穴左坦然青龍蜿蜒。長子亢宗家有餘錢。穴石土厚白虎短脰。少男疾貧常過禍咎。卑而太卑。 當作水推。能奪正局。相祖須知。大江以北千里平陸。土常有餘水常不足。高厚為岡低平為谷。何必江湖而后成局。宜詳尺度。兼別沙族。剖露一端。以概地軸。

冷謙曰。此章言高山與平洋。事事相反。山龍以高處為生氣。水龍以卑處為生氣。正以山龍從山上高處來。水龍從水中低處來。凡平洋穴後龍。宜低坦一步。低一惡 此為後龍。綿遠子孫。悠久蕃庶。壽考無涯。穴之左右。亦須低坦。乃為龍虎環抱。穴中氣足左低長發。右低次榮。若穴後有高地或一二重靠山葬下。損丁子孫稀 少。漸漸高起後嗣必絕。青龍高長。子貧窮。白虎高。次子稍乏。惟明堂之內則宜漸遠漸高。為逆水歸堂。大發丁祿。傾瀉蕩然則敗絕矣。三方低下之處必須四望相 等。若有一處極低。便水作論。不然依水立局之氣。反為所奪則局氣不真矣。且為地龍有有水為局者。亦有無水為局者。江南多水之地以江湖溪澗為龍局。江北中原 千里。高地為山便成龍局。以斷吉凶。外有數重沙蔭護穴。則大地矣。偶因原隰露此一班者。學者即此而推。已瞭然在目矣

瑩造章

陰陽二用妙在氣交。天降而下地浮而高。土膚之際媾精之交。噓吸橐籥如發春夭。笑彼庸術掘地及泉。氣蒸地上枯骨不沾。水澇凝積泛濫及棺。天光無照常得幽寒。 成土成墳形須舒展。勢若高昂孤峰岩險。若作垣墉沙迷水淹。舒則沖融囚則難展。墳前起屋壓損明堂。陽和晦冥自失晶光。居中仲廢。居左長荒。季子茫茫碑碣門 停。朝須典制。若據形象。以簡為貴。玉有微瑕。時為大累。贅此瑣言。庶幾盡義。

冷謙曰。此章言乾坤之氣。一日不交則萬物皆死。不成天地矣。天地之妙正在二氣交會之中。二氣無處不交。天以至陽之氣。下交乎地。地以至陰之氣上交乎天。一 升一降媾精之處。常在地之膚皮。觀此雨露降而草木萌芽可驗矣。平洋土氣卑薄。置曠平田累土成墳。上吸天光之和下飲黃泉之氣。則陰陽沖和矣。庸術以不深藏為 不得氣。訣地及泉。使棺槨浸爛。骨為寒之氣所閉。陽和之氣反透於上。死骨不沾。安有福以應之耶。平洋乘葬上。墳壟亦須平坦沖夷。乃為合格。若葬塚太高。累 土聳拔。則孤露危險。元氣四散不歸。更不可妄築垣墉。隔斷外來秀氣。其垣低平寬闊。猶為舒展。若高峻窄小。則名為囚。生氣閉塞矣。屋宇碑亭。墓門等事。一 有侵逼。雖有小失。乃有大傷。故盡言於此。


附葬章

葬法分穴如宅分房。房分衰旺穴分苦良。先葬就弱後葬就強。先葬獲吉後葬蹶僵。亦有佳城附葬不寧。一穴奪氣枝茂本傾。須保祖地勿入斧斤。貧賤權宜昭穆分立。 移宮換宿至危之術。未諳精微鮮不踣躓。力位之法祖穴是憑。氣口是納剖斷須消。三元衰旺九星持衡。不侵殺位自遠災星。但恐附葬時地兩分。氣運方法不無變更。 示爾附法與正同情。測新測舊。主附參衡。咫尺萬里。立辨死生。法宜縝密。毫不可輕。

冷謙曰。高山之穴都止一壙。不能兩棺。平洋通坦可容合葬。然得氣真地。昭穆分穴。亦非所宜。貧家難以尋地。嘗有附葬。不知穴氣真偽。間不容髮。附葬之局。 其視主局相去。豈不遠哉。其語吉凶大判。不可不慎。亦有祖穴失局附葬得之者。亦有祖穴得氣。而因附反傷者。若無真見。則祖宗發越之地。斷不宜輕加天嗣。致 傷根本。雖山林邱木。亦不宜妄行斬伐。倘有侵犯。禍豈一人獨受。與附葬方位。先於祖穴上。詳審氣口消納。以及元運九星衰旺等事。附葬如何。依祖穴立局。則 以祖穴為憑。須於祖穴之旺方添葬。但附葬與祖墓。時有今昔之殊。地有彼此之異。局氣元運。星符不無變遷。昔誤下之。承接主穴。殺方之氣災禍立至。是附葬又 不可以祖穴拘執也。其法另有方位。另有乘氣。另有元運另有星符。向法事事俱變。名雖為祠。其與另遷。正穴無異。當以正法斷之。若正法得宜。附葬亦是一義。 尤必新舊兩無所礙。而後可以從事。

還元章

厥初生民。男女媾精。天魂地魄。交癸抱壬。橐籥母胎。百日成形。十月圓胎。出腹產嬰。弦歌之數。上法天行。命終氣盡。陰消陽升。魂越泥丸。魄沉涌泉。百體 僵臥。血凝髓寒。一踰十朔。海渴河乾。葬埋之法反天入地。接續元陽。魂滔魄清。倘期三載。暗室空存。彼猶不葬。枯木傷根。雖有壤。否隔不仁。必久烝噓。嚴 霜乃春。若曾凶葬。敗氣移真。敗氣充體。魄化灰塵。歷年世久。瑞應曷臻。古之葬禮。周孔所作。天子七月。士庶踰朔。暴棺棄屍。子道之薄。年月拘忘。下愚無 學。莫嫌渴葬。敢問先覺。

冷謙曰。此章言既得吉地。貴乘初喪急葬。接續生氣。還元反本之義。人之生也。十月而胎成。故人之告殂。亦十月而體竭。死者元氣上升於天。葬得吉地。反天元 以入地中。如金入冶。魂魄復聚。須及骨液未竭。乃可以與地脈流通。如接木須新剪之枝。若經宿氣洩。豈能活耶。葬法七日內最佳。七月猶可。斷不可過十月。若 更遲之一期三載。雖有吉地。何從接氣。必待葬上久遠。枯骨漸滋。而後徐徐能應爾。若曾於凶地葬過。改葬吉地。前穴敗氣充滿。骨間精魄盡散。必待惡氣全消。 吉氣乃入。能以歲月計乎。今人緩葬亦有數端。賢者不忍其親難以急葬。不賢者寘親於膜外。或停柩靜室。或權厝別地。暴露多年。又被庸師拘忌。年月利害。甚至 一家百口。年命刑衝。此吉彼凶。久無葬日。試觀古禮。天子七月而葬。諸侯五月而葬。大夫三月而葬。士庶踰月而葬。又何嘗有年月利害之紛紛者。蓋折衷於先覺 乎


陽基章

大輿之理。豈惟藏形。往古聖哲。作京建都。襟江帶河。九野孕靈。兆民萃處。百堵聿興。惟宅之基。與墓合符。墓氣凝結。宅氣衍敷。四倚之地。聚散有殊。移宮 改步。自奧及隅。爰有五機。實惟宗要。一地二門。三衢四橋嶠。五曰缸空。八風之竅。獨尊三元。微參九曜。遊年卦例。禍福不效。墓氣從門。一門一向。榮落轉 輪。門通大道。氣入家庭。前後旁側。分勢均形。重門協吉。與路相仍。轉步衰位。美惡相爭。男女居室。粵為大倫。房闥是主。堂階是賓。祠廟奉祀。神靈所憑。 營建若吉。人鬼咸寧。置宅廣原。地符統貫。比廬則聚。單室恆渙。若在都邑。無尤遠漫。倘若沾濡。居功無算。深山之宅。八方蔽藏。山形凹缺。風來其方。依高 立局。返氣舒暢。以是主治。庇蔭不常。墓氣及骨。宅氣及身。如滋條彼。彼如沃根。根榮以歲。條茂及晨。墓吉宅凶。蕃齒食貧。墓凶宅吉殃在後人。墓宅皆吉介 福千春。能不失馭。邁種之英。

冷謙曰。大輿之氣。不惟墓塚藏形而已。即古聖王體國經野。大而京師小而郡邑。以致村落市鎮。莫不形局分合之勢焉。其九龍立穴之法。與墓同符。而不無小異 者。蓋墓氣止收一勺元辰之水。而京都郡邑。則取大江大河為局。至於各家宅氣。又就其所依小水。而分九局。且陰地取其凝結。陽宅取其敷衍。氣化亦有殊也。四 倚者。或前或後。或左或右。專倚一水也。倚一水。則局真雖作廣廈。其氣皆不變。然水有聚散之殊。棄此就彼。或及奧隅。若在奧隅之地。挂角立宅。止中宮大 勢。收氣不雜。左右戴收。氣有改變矣。如挂角立宅。水貼西南二方。近南水作坎。前帶右廂。近西水作震。前帶左廂。是陰宅作在地中。止穴內一氣。陽宅作在地 上。不專以地氣為用。兼取門氣。蓋清虛之上。氣本橫行。門戶一啟。氣即從門而入。其氣與地氣為用。地衰門旺。地旺門衰。吉凶參半。須得門地兩旺。然後可以 招諸福門。地之外又看道路。道路局勢。朝歸者作來氣。斷橫截者作止氣。斷朝路。比來龍。橫路比氣界。所謂三衢橋樑同斷嶠者。鄰居高峻也。如艮方有高屋。則 氣被障斷。反從艮方返轉氣來。回向我宅。所謂回風返氣也。自高而及下者也。高屋多則氣厚。高屋少則氣淺。若遠方高屋。迢遞而來。漸近漸低。歸結到宅。氣尤 百倍矣。缺空者。方隅孔竅。或在宅外或在宅內。能引八方而入關乎。禍福不可不知。

夫此五機。惟以三元之衰旺為為興廢。而於立向首。仍以地局九星為主。然亦有不合九星。不害其為吉者。故曰微參言不甚重也。至於遊年卦例。推論值年神殺。其 實禍福不繫乎此。若宅氣旺。雖絕命五鬼。何害於吉。若宅氣衰。雖天醫生氣何能救凶。相宅者只將五機按三元以定衰旺。法盡此矣。從地從門。又申言門之為重。 蓋地乃一定之物。不能更移。門可隨方而改。儘有失元之地改一旺門。便能起衰。得元之地。改一衰門。便能減福。尺寸之地。榮枯頓異。不可不慎也。門以通大路 為里。蓋氣在大路中。隨人往來。門之一啟。便從門入。前門後門。旁側便門。或吉或凶。分遠近大小。動靜冷熱。而論興廢。一宅止一門獨旺。則全美無瑕。若諸 門皆旺。則諸福并至。其或轉入衰路。凶門。美惡相爭。不能歸一。亦從長短親疏。分辨嬴輸。至於宅中內門。則尤以房門為重。蓋一陰一陽之謂道。家道興廢。在 夫妻配合之際。生男育女繼宗承祧。皆原於此。宅內重門。道路步步。從旺方引來更開吉門迎之。則五福全收矣。若中堂正堂。不過賓主酬酢之所。非歸根復命之 地。不甚重也。古人將營宮室。宗廟為先。香火之地。又須居首。人鬼俱寧。乃為安宅。至於荒郊曠野之處。立宅則五機之中。專以地氣為重。與陰宅相似。然尤必 比屋聚廬。而後可以會合風氣。收攬陽和。小屋必二三進。始有蓄聚。若一帶直屋。及散佈數椽。氣皆渙散。地雖吉不驗也。若在都市。五氣兼重。不專以地氣為 主。然遠水亦能乘旺。發福。更能近水沾染生氣。福力非常。若近衰水。福亦應矣。深山之宅水氣輕微。八方之山高障圍繞。山形空缺之處為通風引氣之門。能引禍 福。法以近居一節為主。亦須斟酌氣口長短。興乎宅之相招相背。以測氣之淺深厚薄。山口中若有人跡車馬往來。引到宅地。即為動氣。夫陽宅禍福之應。與陰墓無 二。然墓氣從亡者之骨應。及生人力。深而緩。宅氣即在本身力。浮而速。朝種暮熟。智者固不以陽廢陰。又何可重陰而廢陽哉
從厚錄

山若尋行。以山為龍。水若群行。以水為龍。水龍局法。變化不窮。局法不同乘虛為生。有動為生。無動為死。平洋水繞。便是真龍。此言微顯。微妙難通。水界氣 止。近水氣鍾。氣來動處。箇箇不同。近南乘坎。近西震龍。東南乾氣。忌入壬中。西北巽氣。忌與乙逢。囫圇地氣。孰西孰東。物物太極。一氣沖融。中氣難發。 硬直無功。秀
活動。穿西穿東。左秀右結。右秀右榮。乘得氣者永吉無凶。謾推卦例。莫辨金龍。陽龍陽向。陰龍陰向。乘氣不爽災禍無窮。

山水氣脈各自為龍。凡觀水玩水。若見山峰重疊。則登山以占山之脈氣。若見水道重疊。即步水以占水之氣脈。而山不與焉。山龍形格多端。而水龍變化亦不測。然 水龍局法。雖無一定之形。而氣有一定之結。葬者乘得其氣。則局為我所有也。氣者非概言。有水即有氣也。其機見於動處。水有屈曲回還則為動也。動則其氣旺而 生。無屈曲回還則為靜。靜則其氣衰而死。生可用而死不可用也。古言平洋不問蹤。水繞是真龍。乃明動處盡善盡美之語。但此言雖屬顯露。其中微妙又未易明。向 者。嘗在界水上悟會。故凡大水行龍。必得小水界割。而後龍氣止結。此即所謂龍之動也。遷穴又須近水。近水則生氣蔭養。若離水太遠。則死氣侵削。龍氣歸於動 處。乘用方位又各不同。近南水則坎。近西水乘震。舉南之有坎。則北之有離。可推矣。舉西之有震。則東之有兌可推矣。近東南乘乾氣。忌偏於右。而雜坎宮之 壬。近西北乘巽氣。忌偏於左。而雜震宮之乙。舉壬則辛可知矣。舉乙則丙可知矣。八宮倣效於此。此乘龍忌雜他宮之氣。實就水路相乘而言。非言向氣也。夫水路 方位囫圇。則地氣方位亦囫圇。惟在格龍者詳審。何者屬東何者屬西。而於其中以辨陰陽純雜。蓋物物一太極。各自為陰陽五行八卦。一氣沖和融結而不容溷。若是 陰錯陽差。則又非一太極。元氣衰旺不同。不能歸一。吉中有凶矣。穴地乘氣。又有左右中三者之分。穴遷其中似乎得矣。然遷中者又往往難發。何哉。不知乘氣。 忌乎硬直。硬直則氣無成。此難發之中氣。其必硬直故也。乘氣不拘中氣。左右只取秀
活動者作用。或從左來而穿西。或從右來而穿東。左邊秀則氣結於左。右邊 秀則氣結於右。乘得秀氣。則龍穴完固。雖值敗元。不過不發。而無凶可憂矣。俗學妄為拘執。一行偽造卦例納甲。陰陽為用。不辨龍局吉凶。凡遇陽龍。則立陽 向。陰龍則立陰向。以此作用。乘氣不真。其敗不勝言矣。

凡葬平洋。取水坐宮。先觀生氣。後對穴龍。外乘堂氣。凶殺莫衝。緊動速發。藏蓄福宏。單獨欹側。傾瀉直衝。八者宜避。可無殺凶。三陽朝應。對面相逢。六建 護衛。四邊會從。水來射穴。有蓋可瑩。不須入口。暗拱反榮。水來朝穴。有蓋反窮。必須入口。貴在其中。逆聚則結。交媾雌雄。不逆不聚。妄下無功。大聚大 發。順逆皆榮。秀聚大貴。藏聚富翁。偏聚偏發。斜聚戴凶。龍穴得氣。沙水玲瓏。

山龍下穴。以山脈為坐宮。水龍下穴。以水脈為坐宮。坐宮取用。先則大概以觀水勢屈曲之生氣。次察懷抱有情。局氣來脈之善良。此外方看外沙。沙氣來堂。對穴 直衝者為凶殺。堂中所乘不宜有此。沙之穴龍以察。謂之緊動。緊動而催祿催官而速發。若更兼以長遠。則穴藏蓄而氣隆。福應之來愈宏矣。若一條之水。橫來橫 去。而無返回。則謂之單。左有右無。左無右有。謂之獨。向外一偏。謂之欹。反注一邊。謂之側。徒急之流。謂之傾。出無顧復。謂之瀉。對穴徑來。謂之直。直 而寬者。謂之衝。八者之沙。不可不用。不然。終則有凶來應矣。沙之吉者。惟三陽六建為最。三陽者。向首卦內三爻之水也。六建者。八卦除本龍坐向二卦。餘為 六建。沙之凶者。莫過於直。水。直而小者。則為射水來射穴。祇要穴地有水倚蓋。則可遷矣。射水原不與本龍相和。若在外暗拱。尤妙於用。蓋直水形無收拾。氣 無依歸。反因我水引吸。盡趨入於我龍之中。此論射穴之水有如此。
返回列表